丽江古城欠债15亿原因始末 网友:收门票还给收亏了

  6月1日,云南丽江古城上千家商户集体罢市,抗议古城保护管理局设卡收费。丽江古城保护管理局人员称,古城维护费的征收是否导致商铺亏损,未经过核实。对于商铺关门停业,其称可能是部分商铺经营不善导致亏损,故意将原因归结到维护费征收上。

  “丽江古城商铺罢市”风波之际,记者赴现场进行调查,发现动辄几十上百万的房租、全国古镇同质化生长以及80元“古维费”,正逐步将这座古城变成一个空荡的“牢笼”理想,已不再是那个理想;丽江,也不再是那个丽江。

  “也许是19号,或者20号,我记不大清楚了。”丽江古城的老杨滑动着手机屏幕,想要找到最开始通知他参与罢工的信息,但一直没找到。

  那“两天”,丽江大研古镇的商家们收到一条信息,内容大致为“听说古城保护管理局要在6月1日将80元的古维费提高到120元,为了我们的利益,请大家在这一天集体关门罢工,以示抗议”。

  信息很快传开,有人观望,有人讨论,有人表示“其他人怎么干我就怎么干”,大多人则选择支持。

  6月1日早上9点,罢工开始前,大量政府工作人员和古城派出所民警出现在街道上,还有数十名特勤人员在城外待命。

  商家们没有举横幅,也没有大量聚集,只是各自徘徊在店门口,漫无目的地看着来往的民警和工作人员也相互打听着,下一步该怎么办。

  很快,伴随着与工作人员、民警的口角,街道上的争吵声响起,商家们抗议的同时,各自的社交媒体上也出现两种内容截然不同的信息:一种要求“坚决执行罢工3天行动”,另一种则是“如有执迷不悟,煽动或跟风行为,要坚决予以取缔”。

  当然,与她一样,并未亲眼见到“抓人”的商家很多,只是在获悉这一传言后,有的人心里打起了鼓。

  一心要支持罢工的这位老板,选择离开店门,到人多的地方看热闹。但2个小时后,她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要求“马上回店里,有要事商量”。

  来她店里的,是3位政府工作人员和3位民警,“找我谈话,让我恢复开店,支持他们的工作。”

  与此同时,她和另一些商家的手机上也收到了房东要求“必须开门,否则收回门面”的信息和不知身份的人发来的“如不正常开业,将取缔营业资格!”的要求。

  6月1日11点30分左右,大部分商家磨磨蹭蹭地打开了门,一小部分人选择坚持。

  来自古城保护管理局的数据显示,当天关门罢工的商家有810家,客栈有70余家。到了晚上,悉数恢复。

  一场轰轰烈烈地研究讨论了长达10天的罢工行动,就这样在毫无结果的情况下,黯然落幕。

  原本常在会员中发表一些对古城现状和未来走向的看法的某商会会长,事后婉拒了记者的采访。一家在古城颇有名气也举足轻重的大型商铺老板,干脆关了手机,不愿面对媒体。

  老杨是第一批到丽江来做生意的外省人,10余年来一直经营茶叶,算是见证古城变迁的最有发言权的人之一。 他连用3个“呗”字来总结这场行动的初衷,语气中带着一股明显的怨怒。

  “以往我都是得过且过,支持政府工作的。”他认为自己这一次参与到罢工的行动中,实属无奈,“生意做不下去,这两周,只有一天时间收支平衡”。

  老杨面前的几个木凳落满了灰,他招呼记者坐下,突然发现凳子有些脏,又转身进屋拿抹布,“看看,凳子都没人坐。一天卖50元,你说能赚钱吗?”

  与老杨的商铺一样,6月2日这天的中午,街上走动的游客并不多,除了四方街广场上有一群跳着民族舞的群众和嘈杂的音乐、手鼓声响外,各种小吃店、饰品店、餐饮店内几乎无人。

  老杨说,这样的现象持续大半年了,即使晚上客流量大一些,进店购物的也不多,“古城80%的商家每个月都在亏”。

  “以前古城也向游客收取古维费,但管理宽松,游客特别多,从去年开始,古管局在各个进出口设卡收费,游客数量瞬间下滑。”

  街上零星走过的人,一部分是买菜路过的古镇住户,另一部分,走着、看着、拍着照,却并未在他们期待的眼神中进店。

  他们证实老杨“从今年1月以来就开始亏”的说法,说“表现最明显的当属酒吧、客栈和餐饮店”。

  酒吧,此刻也大多开了门,但鲜有客人。一位歌手坐在木府旁边的某酒吧内,懒洋洋地唱着“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1997年12月4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21次会议认为,丽江古城“以其保存浓郁的地方民族特色与自然美妙结合的典型,具有特殊价值”、“保存了历史的真实性”,同意通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从那一刻起,丽江古城走上了打造、宣传、商家和游客蜂拥而至、获得国家5A级景区称号的火爆历程。

  当然,“艳遇之都”这种不太雅观的绰号,也不知在何时,莫名其妙地传遍了中国的每个角落。

  一家客栈老板告诉记者,2012年,丽江的旅游业达到顶峰,游客最多的时候,白天和晚上都爆满,客栈当天开张就能赚钱,若遇到节假日、寒暑假,在客栈院坝搭个帐篷,也要向老板交200元。

  “炒房的人来了,商家也眼红了。”这位老板说,很多人原本只有开一间小商铺的能力,也开始四处筹钱,不惜借高利贷扩大经营,“就是这几年,光客栈便从不到1000家,变成了3000家以上”。

  这种现象,也直接导致了房租的变化,一些房东不惜临时毁约,要求翻倍涨价,哪怕与租客打官司。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2006年,外地人阿玲来到丽江,租下束河古镇街尾村94号的房东白丽刚家含6间门面的民宅,每年租金5万元,到2026年为止。随后,阿玲将其打造成客栈。但6年后再交房租时,白丽刚不干了,认为很多新房租出去10多万一年,阿玲骗了他们,要求阿玲以后每5年的租金为50万。双方多次商谈均不欢而散。

  2014年,客栈被烧。白丽刚起诉到法庭,要求与阿玲解除合同。阿玲则要求白丽刚配合重建,继续履行合同。一审二审,阿玲均败诉,并向云南省高院申请再审。

  今年1月19日,云南省高院裁定认为“阿玲的再审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项规定的情形”(该规定为: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指令丽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目前,丽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再审此案,最终判决尚未出来。

  与阿玲有同样遭遇的,还有至少10位租客。比如广州律师李开胜与束河和某的房屋租赁纠纷、上海人周某与束河房东的纠纷,等等。

  除了上述这些人,在古城走过,提到房租,几乎询问过的每一家店老板都会告诉记者,房租太高,加上近半年来的亏损,才是导致6月1日“抵制古维费”罢工行动发生的真实原因。

  一家酒吧老板告诉记者,“虚高”来自于丽江火热后的房屋炒作,“一些商铺或客栈,已转手5、6次,赚到钱的人走了,最后的烫手山芋,丢给了现在的人”。

  他说,他的店有200多平方,他是第5位接手人,“听说最初的房租一年才6万,现在一年40万,并且房东只跟我签了5年合同。”

  但他对未来并不乐观:“如果持续照这个状况下去,5年结束,我那200多万的装修费肯定白瞎了”。

  除了房租虚高、连续亏损是导致这次“抵制古维费”罢工行动的主要原因外,基础设施的欠缺,也是积压在商家胸口的一团怒火。

  6月3日,记者在走访时发现,客栈生意比较清淡,傍晚时分,有的客栈才售出一间或两间房。

  已经从这条街“逃到”另一条街的老谢坐在新开8个月的客栈门口,一个人无聊地泡着茶。在文明街,他坚守了3年,搭进去一半的成本后,又借了些钱,在另一个地方重新开了两家,希望能把搭进去的找回来。

  但现实是,目前开的两家,其中一家已经关门,正开着的这家,“从去年国庆后开张到现在,仅仅9个房间,也没有每天都住满的情况出现”。

  “去年春节,大年初一,突然停电了。丽江停电,必然停水,我打市政府投诉电话,明确说了,如果不给我们解决,起码有100家商铺的人要到市政府来闹。但是,最终也没有解决嘛,还连停了5天。”

  老谢说,在古城文明街,“夏天停水冬天停电”是一句口头禅。很多人没有离开,“是因为投入太多,骑虎难下,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

  文明街的另一家客栈老板则告诉记者,古城保护管理局收取了“古维费”后,“根本没有用在刀刃上”。

  他略带怒气地说:“有一次,电力公司要在我们这边的一块空地上搭建变压器,但是村民要求一次支付上千万元,电力公司只好放弃。我们去找古管局,对方回答私人的地,古管局无权干涉。天啦!你古管局收的古维费哪里去了?就摆了点花,刷了点漆,搭了点板凳就用完了?”

  他和老谢,都赞成古城保护管理局收取“古维费”,但“必须把基础设施建好”。 “只要基础设施能保证,哪怕让我一年替游客交2万元古维费,我也愿意。”老谢说,他现在的客栈用电是从外面接的,“就是怕古城停电”。

  这些年来,“古维费”究竟收了多少?都用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以前在车站、机场等地收取,现在要搬到古城来?为什么要求客栈向客人推销?还有,网络上出现古城工作人员与游客打架是怎么回事?

  带着这些问题,记者来到古城保护管理局,该局文化保护科科长吴灿梅提供了一份当地媒体关于“古维费”收了多少、用到哪里去了的报道,说这是最权威的数据。

  这份报道介绍,“古维费”从2001年开征到现在,截至2015年底,累计征收入库27.7198亿元,累计贷款39.1200亿元,累计投入使用资金66.32755亿元,目前仍有15.68亿元的债务余额。

  其中,拆除不协调建筑、恢复遗产风貌,投入了6.2亿元;电力电话光缆排污、三线余万;铺设饮水管道,每年付出1400万元;每天近400名环卫工清扫;前期投入3000万元进行绿化;每年免费提供厕纸耗费150万元;方国瑜故居、王家庄教堂、纳西喜院等保护性修复投入1600万元,每年投入1000万元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等。

  她说,“古维费”从2001年开始收取,最初为20元每人,后来涨到80元每人,每年收取的费用都上缴到了丽江市财政局,7692金马堂白小姐,由纪委、审计等单位监督使用。

  “网上传的2015年到到丽江游客数据为3000万人次,一年可以收24亿元是错误的,人次和人不同。到现在,整整15年时间,也才总共收到27亿多”。

  和丽萍说,之所以要向客人收取“古维费”,是因为从1997年开始获得世界文化遗产名号到现在,相关的财政支持只有1000万元,古城的保护性建设投入和长期维护投入,不得不通过贷款、融资、收取“古维费”的方式实现。

  “就拿古城的水来说,以前干旱经常断水,我们投入大量资金,直接到玉龙雪山铺设管道引水过来的。”

  和丽萍坦言,几天前,确实有游客因为“古维费”与古城工作人员发生打架一事,但是客人先动手,最后还赔了工作人员医疗费。而网传的“大批民警和特勤人员进城”以及有民警与游客或商家争吵的视频,她也看过。

  “特勤有20多个,是为了防止因为罢工而引发可能损害商家或游客生命财产的事件调过来的,但没有进城,只是在派出所待命。那些与民警争吵的人,既不像游客也不像商家,我们也不知道这些人从哪里来,他们在现场挑唆商家关门,我们必须制止”。

  她说,古城保护管理局此前确实在机场、宾馆、路口等地方收取过“古维费”,也让客栈代收过,同时,去玉龙雪山、宋城等地也确实规定了没有缴纳“古维费”不能进,“正是因为这些规定引发了很多客人的投诉,管理局才将收费点撤回到古城里面”。

  “这次关门罢工事件的确是因为商家生意不好做,有亏损。但这跟收取80元古维费关系不大,跟全社会经济下滑和高房租有关。而房租虚高的现状是市场行为,政府没法干预。”

  她说,导致商家生意亏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全国古镇同质化发展,现在丽江古城能买到的东西,国内很多古镇也能买到,这导致来丽江古城游玩的客人,只是拍照、逛街,不会进店买东西,就为了这个问题,古管局去年和今年5次组织商家进行专题培训学习,建议商家发展具有丽江特色的产业。

  对于取缔80元“古维费”的问题,她认为,丽江古城与杭州西湖、凤凰古城等地取消门票不一样,丽江古城目前还欠债15亿以上,且丽江收取的不是门票,而是管理和维护费,“(古维费)得收,只是看通过什么方式收,如何合理利用”。

  “其实,这次关门罢工事件,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它甚至可能会引发一场大讨论,引发一场反思,引发商家主动思考丽江该如何发展,自己又该如何变革。”她说。

  6月4日,走在古城的石板路上,天空依旧湛蓝,游客依旧来往。老杨、老谢他们,也依旧不知下一步该如何打算。

  回床率高 : 丽江古城几百年,历朝历代都不收门票,也没见谁亏损。就你们丫挺的收门票,还给收亏了。城是你们建的么?路是你们辅的么?抢劫还能亏,也真是千古奇葩

  小辫子欣雨:根本原因是店铺拍卖的价格太高,没有理智的竞价,好几百万的租金。物品价格不高咋赚回来店铺的租金和员工工资,更别提赚钱了。

  渝音音:有个误区,2001年时,古维费是在收售门票的景区。显然它与商铺罢市无关联。现在是在古城区收古维费才照成商铺罢市。贵刊文字有歧义哟~~~

  Z小里:外地商贩病态疯狂的租金炒作,上家坑下家,一家坑一家,恶性循环的恶果终于爆出来了


刘伯温| 开奖记录| 铁算盘| 东方心经牛魔王| 香港刘伯温网站| 白姐| 管家婆| 天线宝宝| 大富翁红遍天下| 牛牛高手坛| 一肖中特| 雷锋报| 跑狗图| 报码室| 一肖中特|